南京演講記行

文 / 台兒診所 周昱青醫師
2015/11
人生的變化,完全無法計劃。

     來到台兒,已是第四年,除了例行的胎兒影像工作、每天的讀書晨會和不定期的各項學術研討會,每年夏天的台兒工作坊,是年度盛事,全員卯足全力,用心準備各項演講和案例報告。這幾年來,與會嘉賓逐年增加也愈來愈國際化。今年的國際貴賓有日本小兒心臟權威川瀧醫師和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放射科主任朱銘醫師。今年工作坊我的講題是胎兒心前靜脈系統 (Fetal Precordial Venous System Survey),這個領域並不熱門,只因臨床上正好遇到臍靜脈曲張 (Umbilical vein varix) 的胎兒,研讀相關文獻後,演講時整理出一點自己的心得,釐清一些觀念。演講完只覺鬆了口氣,一切又恢復常軌。

     沒想到,九月底收到了一封來自中國朱銘教授的邀請函,邀請我去十月底在南京舉行的「中國兒童心臟病大會暨兒童生天性心臟病學術論壇」演講「下腔靜脈的胚胎發育」。這一切真是太令人意外了!回想工作坊演講時並未特別著墨在下腔靜脈,不知為何有此一邀約。邀請函中也說明一切交通和住宿費用皆由主辦單位支付,真是受寵若驚。正當猶豫是否受邀前往時,身邊所有人都鼓勵著我,只是算算準備時間只剩不到一個月,實在很緊迫。遇到挑戰時,逃避永遠比面對容易的多。然而,考慮了兩天,決定接受邀請,準備跨出人生的一大步。

    下腔靜脈的胚胎發育很複雜,不同學者的看法也有些出入。每晚埋頭鑽研,比準備期末考還認真。好不容易理出頭緒,又煩惱著沒有合適的圖片輔助說明,多虧診所裡有位藝術家同事,按照我想要的樣子,畫出了一系列完美的下腔靜脈胚胎演進圖。

    一切的決定很突然,能選擇的飛機航班也極有限,最後搭乘陌生的中國東方航空,前往歷史課本和憲法中的中華民國首都--南京。抵達南京已是十月二十二日晚間九點,出了海關,大廳中擠滿接機的人群,遠遠看到一位先生手上拿著寫有我的名子的紙張,生平第一次有陌生人的接機,好特別的感覺啊!從機場到會場飯店途中,司機熱心地介紹南京,從氣候、古蹟、現代建築到馬路幹道的命名方式,南京的馬路命名完全就像台北巿(應該說台北巿像南京?)。

    會議在「南京國際會議大酒店」舉行,它就位在中山陵園區內,整個園區占地3000公頃,非常廣大,道路兩旁整齊種植著法國梧桐樹,林木蔥鬱,景色非常宜人。夜已深,接待大廳仍人聲鼎沸,來自中國各地的與會專家陸續報到入住。接待我的李小姐給了我一個寫著 ‘VIP’ 的名牌和大會議程,跟台灣的研討會很不同,這個研討會完全沒有提供上課內容的講義或簡報大綱給學員。

     這次論壇主題是兒童心臟病,所以與會者主要是小兒科醫師和影像醫學醫師。會場同時有三個廳進行會議,我的演講在十月二十四日週六上午的「影像學論壇」,朱銘教授是座長,他這麼介紹我「⋯⋯我在台灣聽過周醫師講胎兒靜脈的胚胎發展,講得很好,我在這邊還沒有聽過有人講這個講這麼好的,所以把她請來這邊講這個題目⋯⋯」,聽得我有點飄飄然的,在座可能都好奇這個台灣的醫生,既不是來自知名醫學中心,也沒有響亮的頭銜,到底要講些什麼。

    由於事前已演練多次,演講時進行頗順利,講完獲得在座不少肯定,也跟在場其他中國醫師們交換名片,互相介紹認識。醫學知識浩瀚無垠,如能廣結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換心得,必能教學相長,與時俱進。

    此趟南京行很匆促,空閒時間不多,我們還是把握了短短的一天,參觀了南京的總統府、六朝博物館和中山陵。當地的參觀門票都是幾百塊台幣起跳,比台灣貴許多。熱門景點即使非假日,仍是人山人海,多是外地來的遊客,很少南京本地人。官方解說員很專業,對中國近代史的詮釋,跟台灣歷史課本中的敍述很不一樣,但是對國父孫中山一樣肯定。
搭機前趕往中山陵,從下到上共392個台階,路旁賣「正宗台灣雞排」的小販告訴我們步道加階梯,走上去要三十分鐘,為了趕飛機,衝上去又衝下來,我們只花了二十幾分鐘,多虧平時有運動習慣。

    回台搭機時又發生了一小段插曲,原本因買不到機位只好訂商務艙,沒想到回程的商務艙被降等為經濟艙,因原機故障,換了另一架較小的機型,商務艙坐位較少,而我們又最後才報到。為了補償我們的精神損失,中國東方航空在機場櫃枱發給每人六百人民幣的慰問金,第一次在機場櫃台領現金,真的很新鮮。

    為了這個演講,忙碌了一個多月,回台後,生活又恢復往常。這一切並沒有想像中可怕,台北到南京只有短短兩個小時,但是跨出的這一步對我而言很重大,沒想到離開醫學中心這麼久,還能有發光的機會。我想這就是「專注的力量」,感謝台兒給我的機會、給我的一切。

演講照片

演講照片

中山陵園內的法國梧桐樹,主幹整齊一分為二

中山陵的392台階

發表迴響